吃货一枚

【连载】网络小说《食遍天下》:第一卷 第五章 zizie的神秘徒弟
  南海饿神就像是一根痒痒毛,挠中了舒展的心,舒展好歹熬到了月底,领了300块钱工钱就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澡哥、崔...
扫描右侧二维码阅读全文
06
2017/12

【连载】网络小说《食遍天下》:第一卷 第五章 zizie的神秘徒弟

  南海饿神就像是一根痒痒毛,挠中了舒展的心,舒展好歹熬到了月底,领了300块钱工钱就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澡哥、崔师傅、zizie、羊一道长,舒展在心底默默念着几个名字。

  北京真大,大到舒展感觉自己像个蚂蚁,大到出租车里程表象是在赛跑的狗,舒展死死的攥着钱包心都要碎了。还好南海饿神还记得自己这个萍水相逢的朋友,下了车看见胖子死肥的笑脸,舒展才缓过一口气来。

  其实也蛮巧的,再晚两天,舒展也就碰不上南海饿神了,胖子听说泉州有个烤鱼美食节,已经买好机票,准备去吃几天。胖子很够义气,门路也海,不多时给舒展在北大附近一个很有名的法国餐厅找了一活,在厨房里打杂。胖子嘱咐舒展安心先呆一个月,自己还要赶去深圳开个会,回来再一起喝酒烧烤。

  这家叫香舍丽的法国餐厅在北京也算不错的,主厨是个法国大鼻子,总是眼睛朝天,对下面人等不屑一顾。倒是有个中国厨子对舒展不错,空闲的时候还跟舒展叨叨几句西餐礼仪之类的知识,不过舒展对于西餐没有概念,兴趣也就不大。干了一个多月,天气渐热了,也没有胖子的消息。舒展倒是不急,有空就逛逛老北京的胡同儿,吃些个以前听说过的小吃,不过舒展觉得远不如成都的水平。

  下午3点钟,这是舒展一天最忙的时候,忙着备料办货准备晚餐的粗加工。舒展正把垃圾堆到后门的弄堂里,却发现后门停了6辆黑色的大奔,车子下来十几个穿黑西装带墨镜的保镖,四面戒严。不多一会儿身材不高,带黑框眼镜的灰衣男人下了车。这人四十岁不到,有些学究气,呆呆的,看上相貌实在普通,普通得只要一走进人群就会消失不见,以至于后来舒展再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也没有认出来。灰衣男人打了个响指,一个黑衣人马上跑过去横横地对舒展说:“小子,快点把你们老板和主厨叫来!快点!就说是朱总找。”舒展呆了一呆,才飞快的跑进门去了。不多一会儿,那个高傲的法国主厨出来了,对灰衣中年男人说:“老板不在北京,不过他说朱总的事就是他的事儿,吩咐我办好。”

  那个朱总点了点头,一溜小跑到车子另一边,殷勤地拉开车门,恭敬地说:“师傅,请。”车上下来的人让舒展大吃一惊,居然是那个法国首席厨师——zizie!!本来还是挺高傲的法国主厨也大跌眼镜,连忙跑过来问好,一脸的讪笑

  。zizie整理了一下身上粉色的miumiu套装,看了看周围,皱着眉头说:“算了,进去再说。先看看你们厨房行不行。”主厨罗阿马上在前面带路,把一行人引了进去。

  Zizie略微打量了一下明亮干净的厨房,说道:“好了,还算干净。罗阿,你们所有人都出去吧,今天这个厨房借给我一天。就留一个打杂的好了,恩……就你吧,看上去还老实的。”用手指了指舒展。罗阿虽然有些失望,不过依旧招呼其他人退了出去,黑衣人也离开厨房,在各个门口守卫。诺大一个厨房,就只剩下zizie、灰衣男人和舒展了。

  Zizie吩咐先准备几块上好的美国安格斯肉眼牛排,舒展应了一声就开始干活去了。灰衣人搬来一把凳子,请zizie坐下,笑着打趣:“师傅,你这身上可是越来越香了。我闻闻看,吸吸,最起码有五种香水!活活,开香水铺子了。”

  “贫嘴!到了北京不学好的!”zizie笑骂着,顺手扔了个番茄,奇准的砸在灰衣人头上,说:“看你还老不老实?”

  灰衣人开了几句玩笑,又正色说道:“对了,师傅这次来,去了杭州了吗?”

  “去了。我去抱朴道院访了访羊一道长,不过没有见到他。听道院清宏说羊道长居然为了一女子还俗了,真没想到阿。”zizie脸上现出一幅悠然的神情,说:“我还真想见见这位羊夫人,看看怎么样的女人能然我们羊大师也动了凡心,呵呵。听说一年前羊道长,哦,不,羊大师在西子湖畔楼外楼摆了一席金秋蟹全局,和尚、圆子他们好几个一致认为,羊大师已经由艺入道了。呵呵,真是神往啊。”

  灰衣人沉吟了一会儿说:“恐怕羊大师正是因为由艺入道,才不拘泥于俗礼,至情至兴,有还俗成家这一说吧。”

  Zizie点了点头说:“也对,你分析得挺有道理。可惜今年来恐怕是难以见到羊大师了。”

  灰衣人说:“师傅也不要失望,我呆会儿吩咐下去,让全国各地的食探、美食狗仔队都去寻寻看,能不能找到羊一。只要……”

  zizie摆手制止他:“算了小猪,不要打扰别人平静生活了。再说,过两天我就回里昂去了。这次最想见的是珍珠圆子姐姐,听说她人很nice,可能会给我很多好的建议,哎,算了,不多想了。”

  灰衣人笑着说:“好好,不去找了。对了师傅,这次你去杭州,有没有去找那个人?”

  zizie脸上有些阴晴不定,过了半晌才说:“没有。我还是信心不足,5年前败于他手,还被他讥讽一番,我一年都没回过气来。如果不能进入厨道境界,恐怕我每每见他还是要落荒而逃的,哈哈。不多说了,这次师傅教你一道菜。”说罢扬手招呼舒展把东西都端过来。

  围上了围裙,戴上白色厨师帽的zizie立刻展现出一种神圣的气质,在厨房里,仿佛她就是女王。一边用手轻轻按压着手边准备好的几块牛排,一边仔细的观察牛肉的手感和汁水的色泽,挑选出一块色泽暗红明亮,手感弹性十足的顶级肉眼。Zizie先是用温热的牛尾浓汤将牛肉浸泡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拍打着牛肉,让汁水交融,缓缓的吃进肉内。紧接着,用上好的法国红酒在小锅子里煮开,加入几种香料,芝士勾成芡汁。

  待芡汁冷却了之后,zizie才把牛肉浸泡其中,用一块手巾优雅的擦着手说:“西餐中牛排两种主要的流派,一种是扒,一种是煎,这两种方法各有利弊。扒房制作牛排,无论是碳烤还是石板,都无法保有牛肉鲜嫩多汁的特点,充其量烤得嫩些,里面仍有血丝;用平底锅黄油煎的话,牛肉固然是嫩了,能够最大程度展现原料的固有美味,却少了烤制的牛肉那种独特的肉类脂香,口味逊色很多。其中肉眼的话,最是多汁,难以烹饪出佳品。”zizie娓娓道来,声音里充满了感情,仿佛在描述自己的恋人,舒展在旁边一时也听得入神。

  大约浸泡了20分钟左右,zizie把牛肉拿出来用白色餐布略略吸干,用刀开了几道三分深纵横的槽,再刷了一层橄榄油,顺手就燃起了乙炔喷灯,将火苗侧过来烤制牛排的表面。zizie不停的变幻牛排和喷灯的位置,决不在同一个地方做过多的停留,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又不失优雅风度。舒展感觉到zizie同以前见到的一些高手都不一样,那些人都强调多神速,而且在颠锅炒制中都能展示华丽的手法,但是zizie的手法却很平实,也不快,偏偏给人一种水流于石上的味道,连贯的气势让舒展很有感触。

  不多一会儿,zizie熄了火焰说:“喷灯的高温,能够将牛肉表面迅速加热到八百度左右,发生复杂的化合反应,产生大量的香料分子。运动火焰的手法很关键,时间和距离的控制主要在于保有香料分子,不要使他们的细胞壁破裂,逃逸出来太多,这样,更多的香气就会在客人口中爆裂。由于烤制的时间很短,牛肉的内部汁水基本上能加以保存,一点不影响肉质本身的独特魅力。”说完,趁着牛肉温度正合适,用盘子盛好放入了烤箱,同时在牛肉中插了一支电子温度计。转头对看得流口水的舒展说:“小伙子,仔细看着温度计,把温度控制在42度,烤五个小时。呵呵,流口水了阿?不要监守自盗哦!”

  舒展搬了个凳子就坐到了烤箱之前,专注看着温度,心里依然回想着刚才zizie回头一笑得神情,成熟的异域风情,让舒展心扑嗵嗵乱跳,不禁脸也有些潮红了。

  晚上9点多,zizie和那个灰衣人才回来。zizie用红酒芝士打底调制了一些法式醋酸汁,熬开了之后打起浆。时间差不多,牛排也出炉了。一块厚片安格斯肉眼牛排散发着丝丝浅浅的香气,静静的躺在大大的白瓷餐盘中,醋酸汁浇在牛排四周一圈,并且配了一些鹅肝酱,最后在牛排上面撒了少许新鲜的菌块碎末。牛排呈现一种非常独特的色泽,有些暗金色,中间明亮的肉眼依然是半透明的乳白色泽,在周围暗色的衬托下仿佛当空的明月。灰衣人用餐刀切开牛排,里面的牛肉是一种非常漂亮的粉红色,汁水很多,看上去就极其诱人。

  看着最后一个黑衣人离开,舒展终于腾的一下扑过去,拎起剩下的小半块牛排丢到嘴里。一边闭上眼睛,一边细细品味。牛排虽然有些冷了,但是烤肉的香味仍然能够很好的传递到舒展口腔的每一个味蕾,在其中盘旋游走;牛肉鲜嫩极了,一口下去,就能感受到汁水随着牙齿的咀嚼而散溢开来,把牛肉那种原始的口味发挥得淋漓尽致。两种口味在内部红酒调味汁的作用下很好的融合起来,随着咀嚼味道一层一层散发出来,如果手边再有一杯红酒的话,恐怕舒展就真的醉了。

  “这恐怕就是厨艺的顶点了吧?”舒展盯着空盘子,发起了呆。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2017 年 12 月 06 日 10 : 19 A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

发表评论

1 条评论

  1. 吃醋是最诚实的告白

    “南海饿神”看来就是一个“吃货”的存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