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网络小说《食遍天下》:第一卷 第十四章 行家一伸手

  第一局作和,赛中各人也就轻松下来,略作休息。珍珠圆子和迷跌香坐到一起聊起了女人们的小龙门阵,不时捂着嘴吃吃的笑,两个美女交相辉映,风景这边独好。

  过了一刻钟,刘老爷子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宣布:“两位请各自回到位置,我们第二局的比赛就要开始了,希望二位继续给我们开开眼界。”

  安胖子接着刘老爷子的话说:“寻常的题目估计也考不倒二位了,我们商量了半天,第二局两位还是做鸡吧……”话还没有说完,头上就吃了云菲妹妹一个暴栗,立马改口:“不不,是只能以鸡为原料,只用这一道原料烧制一席。对了,只能一只鸡!嗬嗬,这几天全世界都在闹鸡瘟,我们也应个景为政府做做贡献,身先士卒嘛。身为布尔斯韦克战士,我安胖子一向是冲在腐败战斗第一线的,哈哈。”安胖子说完大手一挥,颇有领导风范。

  “一只鸡烧一席,你们几爷子还真是挺狠的阿,让我们两个大美女冒着禽流感的风险,太吃亏了。呵呵,姐姐,我们罢赛罢赛!”迷跌香娇嗔着开玩笑,手上却一点不慢,先动了起来。珍珠圆子笑骂道:“我不罢赛,你弃权我刚好不战而胜,也不用动这个鸡了。”

  迷迭香选择好了一只毛色鲜亮的海南文昌鸡,身后那个男助手便走过去从铁笼中把鸡抓了出来,准备放血处理。那个助手手法很特别,仿佛拿住了那只鸡的经脉,原本昂首挣扎的雄鸡立刻老老实实的一声不吭。云菲小姐很感兴趣,侧过身去询问安胖子:“诶,胖子,你见识广,你说迷迭香选文昌鸡要做什么名堂?”

  安胖子很得意,笑着说:“这个可难不倒我,我看迷迭香是要做一道最普通的白斩鸡!说起这个文昌鸡,我倒是知道一二。文昌鸡可以算得上中国最好的本鸡之一,在海南素有‘没有文昌鸡不成席’之说。养这种鸡很特别,鸡食蓉树籽而肥,放养8--9个月再笼圈于安静避光之处,饲以花生饼、椰肉丝、热米饭等催肥。文昌鸡最负盛名的是白切,鸡皮黄且脆,肉嫩滑爽,骨头酥鲜。所以我觉得一定是白斩鸡!”安胖子说罢还重重的拍了拍大腿以示肯定。

  云菲佩服的说:“胖子你还真有两手,不过你可得减减肥了,你一拍腿简直波浪起伏,哈哈。对了,你看迷迭香那助手还挺厉害的,会点鸡穴嘛。”

  安胖子不屑,努努嘴说:“切,这个算啥。看看那边,珍珠圆子的助手你知道是谁吗?小五!小五你知不知道?公认四川饮食界的明日之星!年轻一辈里绝对的No.1!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你仔细看看小五的手。”

  云菲连忙转过头去,却看见珍珠园子的年青女助手在短短三分钟内把一只鸡去毛放血开膛洗净,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云菲暗暗赞了一声厉害!听了安胖子的话,她仔细打量起小五的手来:小巧白皙的一双手,干净稳定,十个手指头弹钢琴般舞动,那种韵律与节奏快速又极富美感;手保养得很出色,指甲很短但修得很整齐。真是一双好手!

  云菲再望向迷迭香这边的助理厨师,那人背对着大家静静在水槽里操作着,动作既不快又不美,比起小五来差了许多。不过女人的细心让云菲比别人多看到了一些东西:那个人动作很慢但是很稳定,半天没有见他的手抖过一下;那双手很长很大,骨节分明,粗糙但是富有力度,同样的,很短的指甲干净的手。右手虎口隐隐可以看见成片的厚茧,分明是有十几年持锅铲的样子。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这个男人看来也是一个行家里手。”云菲暗自琢磨着。

  “好了,各位可以尝尝了。”不多一会儿,珍珠圆子就在一张小木桌上摆了三四个盘盏,几副碗筷,招呼大家来品尝,“三菜一汤哈,我们响应国家号召,还要照顾安胖子同志嘛,公务员不要太腐败了哦!”圆子看来是游刃有余,还笑着打趣安胖子。

  “呵呵,农家乐啊?”刘老爷子饶有兴趣的绕着桌子打量了一番。头盘是满精致的一只骨瓷小碟,嫩黄色的鸡皮带了一分厚的肉,切成极细的鸡丝,精心码成一片,红油淋过,衬着绿色的香菜,还未入口,色香已经让人心醉了。大家都不忍破坏这精致的菜色,用筷子小心的夹了几许放入口中,一尝之下都非常讶异,那嫩滑的肉质真当是入口即化,只留下了满口腔的清新鲜味回荡。香味相当含蓄,头盘的挑逗功夫真是犹如少女半掩轻纱,让人意尤未尽。这只菜很小巧,几个评判筷子下去,一经去了大半,露出鸡丝下面的一只纱布包来。安胖子用筷子戳了戳,疑惑的问:“这个是?”

  圆子微笑的解释道:“头盘,重在挑味,既要挑起食客的食欲,又不能喧宾夺主抢了主菜的滋味,如何做到恰到好处最是不易。这小口袋里是本应同鸡丝一起烹调的香料,我用高温将香料发挥出来,束在口袋之中,鸡丝沸水焯起立刻用冰镇住,在这香料包上搁五分钟吸收通过小孔散发出来的味道,然后再焯再冰,如此反复数次,待香味恰到好处的吃进肉内,就可以装盘了。这样的鸡丝绝对可以说是入口即化,唇齿流香,而且香味含蓄悠长。”

  第二个菜是个锅仔,一只小铁锅架在暗红色的炭火盆上,里面小半锅切得很漂亮的鸡块,配上色泽艳丽的红椒青葱,红白绿三色,明快得也是让人一见心喜。珍珠圆子见各人都已经尝过了头盘,端起锅旁的一只碗来,抿了一口说:“这是我乡下朋友家里自己酿的米酒,好像加了些桂花的,味道不错,过会儿大家可以尝尝,很香的。”说完,把那碗酒倾入锅中,热腾腾的锅子立刻迸出噼里啪啦的欢快声响,一时间好不热闹!珍珠圆子用筷子在锅里略略翻动一下,就招呼大家尝尝。这个菜珍珠圆子说叫噼里啪啦新年鸡,听那声响真是犹如过年时放的爆竹,热闹喜庆。菜是川菜的改良口味,浓烈但不腻,纷繁却清晰,鸡肉很嫩,吃进了米酒的香味,在受热的瞬间,能最大的发挥出川菜变化多端成品迅速的特点,确实达到了新川菜的创新的新高。这个菜不仅在色香味上非常出色,犹自别出心裁的加入了听觉的享受。

  几位老先生倒还矜持,浅尝了几口就罢了,安胖子是个贪吃的人,同云菲一起把一锅子鸡肉扫荡一空,还不满足,抹着嘴巴嚷嚷:“就两个菜阿,还有一只呢?莫非叫我吃个橙子阿?”说这就动手去抓桌上的两只橙子,手才伸出去,早吃了一记,原来是小五一巴掌拍在他的肥手上:“喂喂,胖老头,不要乱动,当心打翻了。”

  珍珠圆子按住小五说:“小五,不要毛毛燥燥的,对安先生这么没礼貌。”说完对着安胖子抱歉的一笑,揭开了橙子。原来那橙子是一器皿,用刀小心的剜去了果肉,里面盛着一对乳白色的鸡足,另外一个橙子里是一对鸡尖。

  安胖子抹着被打得生疼的手背,伸着舌头说:“还好小五,不然我可捣乱了。好险。这个应该是泡椒凤爪吧?”

  “没错,这是我新创的橙酿凤爪。去骨凤爪鸡尖用野山椒调煨,再搁在橙子里面急火蒸十分钟就可以了,很简单的。”云菲平日里最喜欢嚼嚼鸡爪子,当下也不顾什么尊老爱幼了,急不可耐的用手捞了一截。安胖子奚落她说:“磨刀不误砍柴工,拿个筷子能用几分钟?真没淑女风范。”自己倒也不落人后,抢得一块。

  云菲来不及同安胖子较嘴,只是静心品尝。凤爪晶莹剔透,一尝才发现全是去了骨头的,口感略有一点酸味,非常爽口。配上特别风味的山椒和汁水,一层一层的酸甜鲜香在口腔里荡漾开来。橙子的果香很好的中和了泡椒的浓烈山野气,很有王道之风。禁不住叹道:“小小一只鸡爪也能做成这样,哎,果然是高手之中的高手阿。”

  最后那只汤是一只迷你的小沙锅,炖了一锅本鸡煲。鸡肉所剩不多,只得小半只;鸡汤却更少,还没有淹到鸡身一半,上面一层金灿灿的鸡油封住,不见一丝热气。珍珠圆子用汤匙把鸡油拨开,热气便涌了出来,同时一股子本鸡的特有香味便向鼻端袭来。鸡汤色泽清亮,一口下去一直鲜到脾胃,真正的原汁鸡汤。“这锅鸡汤,我先用云南气锅鸡做法滴出鸡汤原汁,然后再用原汁作水,文火满熬,利用砂锅的小孔吃进鸡汤中的杂质,才能滤出这一锅清亮的汤汁。其实说穿了,也就是个农家本鸡煲罢了,吃个原味。”听圆子娓娓道来,大家品着鸡汤,其乐融融,一致认为这一席农家本鸡乐构思精巧,能用这极其普通的原料作出这等水准,让人叹服。

未完待续……。

最后修改:2018 年 02 月 05 日 09 : 01 PM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请随意赞赏

发表评论